ASML的崛起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经济 发布时间: 2021-07-24 00:00

        岩高手们咬紧牙关,你争我夺,半山腰的时候体能透支,全靠意志在硬抗。突然下面有人喊,哥们,这边有电梯啊,这个就是光刻剧团阿斯麦尔的崛起故事。商业是一个漫长的马拉松先发布的。不一定是优势,也可能意味着严重的先行者。惩罚光刻机曾经是尼康的天下,阿斯马尔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吃肉,他喝一点汤吃不饱,但是也饿不着,一直不温不火。直到一次契机的出现,我们知道光辉。机是生产芯片的原理,就是用光来雕刻电路图,光越细刻的东西就越多,芯片就越强。问题是细不下去了,怎么办呢?大家不停的缩短波长,但是到193纳米的时候出现了瓶颈。现。想缩短到157纳米,却发现怎么也无法突破。为了攻克难关,几乎整个半导体行业都参与进来,砸了数十亿美金,无数的人力物力集中在两个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是尼康的稳健方案,就是还用现在的技术升级到157纳米的F2激光。一个是联盟的激进方案,直接采用全新光源,跳过157纳米,直接到达10纳米级别。但是商业是要考虑成本的,这两个方案在当时看来,要么成本太高,要么难度太大,所有人在咬牙硬扛的时候,当时的台积电副总经理林本坚提出了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啊。能不能既不换光源也不升级呢?不就是把光变细吗?通过水折射一下,不就细了吗?为什么一定要在空气里传播呢?193纳米除1.4的折射率等于132纳米,远超157纳米。成本低,难度低落,地性高,设备无需大改,想办法把空气换成水,攻克介质难关就行了。动静一步,如果原理跑通的话,换成折射率更高的液体,理论上还能继续变稀,可扩展性也非常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很多人就比较。不开心了,凭什么我们辛辛苦苦爬山,你按个电梯就上来了,凭什么我们投入了海量的人力物力,你改个借记就行了,你不要过来搅局。于是林本坚就发表了很多论文来消除疑虑,论证可行性,尝试说服。 各个大强采用这个以水为介质的方案,但基本上都被拒绝。毕竟大家没日没夜投入了这么多,突然要作废了,改走另外一条路,情感上不太能够接受。最后只有阿斯曼尔同意了一。一方面他是一个小厂,掉头方便,没有那么多顾虑,巨头们都已经到半山腰了,他还在下面系鞋带呢,所以就试一下吧,万一电梯可以用呢?另一方面是利益驱动。阿斯马尔仔细分析过市场需求,发现搞定新技术的话,拿下两个龙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客户的概率非常的大,也就是说销量不用求,于是才决定采用的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阿斯麦尔异军突起。04年,新产品研发成功击败尼康,09年阿斯巴尔,占据70%的份额,而尼康则变成了行业小弟。船越大,内部阻力就越大,临时掉头就越难,自我革命就越不可能从来没有人规定赛道必须得是意味的追赶,一定得是现行的,看得见的对手是堡垒,看不见的对手是刺客。意识到危险的时候,往往已经就来不及了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