钥匙在别处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经济 发布时间: 2021-07-24 00:00

        疗SMA的药物701000针贵不贵,数字没有意义,数字对比才有意义。治疗效果上同样是治疗ICM还有1500万的药物,名字叫左根斯马。价格谈判上同样是87万的原价集中谈判反复争取才压到70万。研发成本上,新药平均成本9亿,却需要平摊到有限的时间,有限的药品上。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,都没有明显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?不满意呢,因为他们真正的想法是报销,你就不能像澳洲一样,205块钱搞定吗?小孩子才索取,成年人只看代价。我们当然希望这个世界是无损的,有一个天使来到人间免费治疗所有的疾病,不需要花。一丁点代价,但现实是资源是稀缺的,能量是有限的。医保是一个池子里面,不过是你我他的钱容量有限,如何使用有限的资源,尽可能帮到更多的人才是重点。1.5块花肉如果做成红色。可以让一个人吃的很饱,可如果剁碎了呢,包成包子,也许能让三五个人免于挨饿。如果再弄碎一点的煮一大锅汤,也许能分给几百个人御寒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事情的关键去,因为你是想帮一个人。还是想帮一群人肉就那么多,我们不可能凭空变出来,这个人多吃两口,其他人就得少吃两口一针70万的罕见药需要1400多位城乡居民一年的缴费来购买。首年400万的治疗费需要8000万元。明一年的费用来负担报销一个药或许没有问题,可问题是不止一个药啊,各种各样的罕见病,各种各样的稀缺药,治疗费用都极其昂贵。治疗LPLD的121万美元治疗UCD的79万美元治疗。庞贝是中了62万美元治疗高氨血症的58万美元治疗CGD的57万美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名单可以一直列下去,全部都是裹儿药池子是有限的,但需求是无限大的。70万的报销了100万的,要不要报销300万的,要不要报销,SMA的报销了,1PRD的要不要报销?HOS的要不要报销?逻辑总得完整,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生命, 每个人的苦难都是苦难。为什么这个药可以那个药不行呢那。最后链条就会无限大,整个池子被抽干,把全民看作一个整体,无非就是自己的钱给自己看病。很多人之所以呼吁罕见要纳入医保,是觉得和自己无关,可以扛他人之开。但事实上,医保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。中国国家会出一部分,但大头还是从每个人的工资里面扣,所以结论就转化为要么医保缴费的时候多交一点,要么看病报销的时候少报一点没有。第三种可能,存量的分配永远无法解决增量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项目高幅度。力的同时也要清醒高税收的破坏力,医疗成本只能被转移,从来不能被消灭。真正的钥匙在别处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