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永乐老师北京大学演讲:幸福在哪里?(上)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科学 发布时间: 2021-09-03 23:41

        呃,各位同学大家好,我是李永乐,北京大学物理系2002级的学生,2006年毕业了,在2009年呢我加入了人大附中,成了一名中学的物理老师。倒入进站十几年已经过去了。可是回想起来呀,在北大的日子,真是我一生中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。今天呢我非常荣幸啊能够受到聂老师的邀请。来给我的学弟学妹们讲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呢我就讲一讲我在北大读书的时候的感受。还有就是毕业之后这么多年的感悟。呃,如果我有说的不对的地方呢,请大家多多包涵。那如果要是能给同学们一点启发就更好了。嗯,我至今依然记得呀,在我入学那一天,董小华老师呢在物理学院给我们做的报告,介绍了北大还有北大物理学院还特意介绍了北大的未名bbs。嗯,叶老师呢是我的班主任组织的主题班会,和大家谈心,还选了我做班级的学习委员。啊,当然到了第二学期的时候呢,就因为我学习太差,我就被换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呢就是高年级的学长,他也在静园草坪里边组织座谈,鼓励大家铆足干劲儿努力学习。当时的我呀年少轻狂,没有把师长们的话当回事儿。现在回想起来呢,这是后悔。我有时候甚至在想,我能不能再回到北大读一个博士呢?我是我这我真想再听一次董老师的报告,再让聂老师给我开一次班会。在和同学们去静园草坪。叶檀,我估计啊等我读完了博士,这仅存的头发可能也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至今还记得呀,干瘦的输入生老师的力学课啊,精神矍铄的陈曦,牟老师的电磁学,和蔼可亲的中西华老师的光学课,还有温柔体贴的马国强老师的数理方法。每当我回忆起课堂的点点滴滴,这一切好像就在昨天。感谢北大物理系所有的老师对我的教诲,虽然我没有能够成为一名G点4.0的学霸毕业生,但是我永远以北大为荣。我记得刚入学没多久的时候啊,有一回我们班组织去植物园春游。在植物园里面呢有一群中年的叔叔阿姨聚在一起唱歌,他们唱的是年轻的朋友们来相会。当时呢我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唱这首歌。但是现在回想起来,我觉得我明白了,他们呢其实是80年代的大学生,他们当年呢就是唱这首歌入学的。那如今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唱首歌重逢,正如歌里所唱的,再过20年,我们重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。天也新,地也新,春光更明媚。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。亲爱的朋友们,创造这奇迹要靠谁?要靠我要靠你要靠我们80年代的新一辈。是的,他们做到了从80年代到新世纪,从新世纪到如今,祖国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80年代的少年,新世纪的中年,如今呢已经步入了暮年。他们履行了自己的诺言,是他们为我们创造了今天的生活。如今呢我们这一代人也在履行自己的责任,逐渐的成为各行各业的主力军。各位同学啊,你们也要毕业了,你们正是歌中唱到的光荣的新一代。历史的接力棒终将会落入你们的手中。再过20年,当你们再回到北大聚会时,是否也会想起这首歌儿呢?但愿到那时我们再相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,为祖国,为四化流过多少汗,回首往事,心中可有愧。亲爱的朋友们,愿我们自豪的举起杯,挺胸膛,笑扬眉。光荣属于80年代的新一辈。我也还记得啊,在我刚入学的时候,2002年底中国就出现了萨斯病毒。到了2003年4月份的时候呢,萨斯已经非常严重了。那一年的4月1号,张国荣哥哥在香港东方文华酒店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星们给张国荣送行的时候,都带着口罩。新浪网呢还发起了一个看眼睛猜明星的活动。其实啊那个时候萨斯已经肆虐北京了,四月底开始。许多大学封校停课情况呢跟我们今天的情况是一样的。其实啊这100年我们过得并不顺利,鼠疫啊、血吸虫病啊、脊髓灰质炎呢、肝炎都曾经爆发过。但是呢在每一次国家处于危难的时候,从来就不缺那些为民族利益而把个人生死和名利秩序。外的英雄们,比如呢100年前扑灭了东北大鼠疫的流行病学家伍连德。

        60年前为了对抗脊髓灰质炎,用自己和自己的儿子做了第一批临床试验的病毒学家顾方舟。直到今天,84岁高龄仍然奔赴疫情一线的钟南山院士,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。同学们作为北大的毕业生,我们也应该勇于成为民族的脊梁,这不光需要我们掌握深奥的科学知识和专业技能,也需要我们报着时刻敢为天下先的信念。说别人不敢说的话,做别人不敢做的事,不随波逐流,不趋炎附势,做一个永远的理想主义者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不负北大学子的名声。北大也才能真正的成为我们永远的精神家园。当然一个人的能力有大有小,比如和在座的各位学弟学妹们比起来,我就是一个十足的学渣,也只能做一名中学老师。如今呢我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十年。在我工作五年的时候呢,也曾经非常的迷茫。因为每天备课上课辅导学生真的很烦躁,有的时候我会羡慕那些在金融系统或者政府部门工作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觉得他们的工作呢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。有一回啊我和我的同学刘延鑫聊了一下,那个时候我已经30岁了,可是还一事无成。我说呀。我感到很悲哀。但是他告诉我,曾经有一个人呢,四十多岁了,还是个副教授,但是到了50岁就成了院士了。他说,只要你努力的在一个行业里研究下去,总能够做的比别人好。而到了那个时候,就是你收货的时候。听了他的话呀,我感触颇深,于是呢我又埋头在繁重的教学工作当中去了。我不希望我的学生跟着我学习,只是为了考试、考证、考大学,而是要让他们感受到科学的美。我希望呢我的课堂应该是活跃的,充实的,常讲常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我备课的时候呢,不光会讲授解题的技巧,还会补充大量的课外知识。科学家的故事。我还想到利用互联网为大家来分享资料,录制教学微课。曾经有一段时间呢,白天要上十个小时竞赛课,晚上还要备课,每天只睡三个小时。我也曾经是一个八块腹肌头发茂密的青年,但如今那就变成这个样子了。有辛苦,也有幸福。中学生是一群纯洁的人,他们有强烈的善恶观是非感,讲究对错而非利弊。他们是一群理想主义者,和他们在一起呢。永远都不会感觉到自己已经老了,我会陪着他们一起开心,一起难过,和他们一起八卦谁和谁谈恋爱了,谁和谁打架了,我会和他们一起讨论问题,解决一个很难的题目,或者设计一堂优秀的课程。每一次都会让我感觉到由衷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享受站在台上的感觉,我享受同学们的欢笑和掌声。我享受同学们崇拜的目光,这是许多工作不能给予我。我的学生考上了清华北大,获得了北京市状元,或者拿到了国际部的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,我都会为此欣喜若狂。他们实现了我当初没有实现的理想。他们的未来呢比我更辉煌。而且他们还记得我他们从国外回来呀,会给我讲自己的所见所闻,还会带给我小礼物。谁说作为一名中学老师是没有回报的呢?教师最大的财富就是学生。这个角度上讲,中学老师的工作让我成为一名亿万富翁。也许到了这个时候啊,我已经不太在乎物质和名声的回报了,可是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有趣。你拼命追求的时候总是不能如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当你静下心来做事的时候,他反而会来到你的身边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